非常律师禹英禑(2022)

主演:朴恩斌 姜泰伍 姜其永 

导演:刘仁值 

类型:剧情,喜剧 韩国

更新:2022-09-21 09:09:12

非常律师禹英禑的剧情简介

作为顶级律所的新人和女性自闭症患者,才华横溢的律师禹英禑应对着法庭内外的各种挑战。 又名:奇怪的律师禹英雨/奇怪的律师禹英禑,,首播2022-06-29 我们希望建立的,是一个弱者也可以生存的世界 被同事安利来看这部剧,一开始并没有很认真。因为之前有段时间沉迷于心理和精神类相关的知识,了解阿斯伯格的基础,也接触过自闭症儿童。在我的认知里,律师这种需要大量沟通的工作并不适合阿斯。(可以在其他平台搜索“深圳爱特乐团”,关注自闭症少年)今天偶然点开以后,虽然觉得女主有一部分主角光环,但是更多的让人感觉到了人文关怀。在东亚文化背景下,每一个让我觉得“不太对”的地方,都有一一驳斥,让人觉得团队一定做了很多的调研。这当中我不想探讨剧情,只想聊聊东亚的一些文化共性。女性主义希望建立的,不是一个女尊男卑的社会,而是一个各种群体都可以存在的社会,是一个尊重弱者的社会。这是我写这篇影评的初衷。标题也取自东京大学荣誉教授女性学家上野千鹤子老师在2019年入学典礼的讲话。第一集里面的老阿公其实并没有把妻子作为一个人,而是当成自己的财产看待,随便一个进入房子的人都是觊觎自己财产的人,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年老了以后依然对着年轻男性有敌意。因为每一个对自己财产友善的人都可能偷窃或者抢走自己的财产,时隔多年还记得起曾经惦记过自己财产的人。这里的人仅仅指男人,因为妻子是男权文化下的财产。第二集里的大财阀同样将女儿作为自己的资产,希望出售以获得稳定的合作与钱财,因为女儿只是物品,所以没有感受,事件发生后他只关心自己的面子,所谓诉讼其实只是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推卸责任而已,女儿只是提线木偶,这里女儿很痛苦又不知道该怎么办,所以只能消极反抗,做一些隐秘的表达,比如纹身,比如上网。直到最后她才悟出来“自我”,才终于表达了自己。其实这与是否成年无关,而是与对方是否把自己当成一个“人”有关。孩子也是“男权”文化下的财产。所以禹英雨才会说讨厌婚礼上的财产交接步骤,即父亲将女儿的手交给丈夫。 这个观念在第三集也体现的淋漓尽致,人到中年的委托人说“到我们这个年龄,孩子就是人生的成绩单。”恐怕引起了国内很多人的共鸣。因为东亚可怕的卷,每代人为了不阶级坠落,都从小卷起,好像人生是不能踏错一步的钢丝路。能考到首尔大的,已经是全国的精英,但是精英当中每次考试也会有排名。从小一路赢到大的人,没有学会如何应对挫败,甚至家里身体力行的告诉他,情感是不需要关注的,让别人看到挫败是可耻的。在这样的文化下,如果小孩天生有缺陷,会被整个社会视为累赘,这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,每个人都真心实意的想往上爬并且鄙视能力不足的人,忽略了他们也有感情,也可以生活。如果说,之前几集无法让普通男性感到共鸣,因为他们既没有被当成财产,也没有自闭,更没有这么大的挫败,那也有可能收到强者的压榨,这就是第四集的故事。故事的边界在不断的拓宽,我们都可能是弱者。第四集当中,强者的霸凌体现的更加淋漓尽致,不论是女主在学校里遇到的霸凌,还是大叔被光鲜的哥哥们欺负,都是因为处于弱势地位而已。在强权社会下,弱者只能挥刀砍向更弱者,被哥哥们骗了的老三不敢向哥哥们追索,却把气撒在妻女身上。哥哥们仗着强权可以动手,可以收买,只有在自己处于弱势时才低头。老三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,就是因为他不想和强权的哥哥们一样接受弱肉强食的规则,而想要一个弱者也能生活的世界。第五集里面我更想讨论的是同事权明宇,他耍心机让女主跟不上节奏,自己出风头的样子感觉很幼稚。但是他给出的理由无懈可击,因为在这样弱肉强食的环境里,同伴都是竞争对手。想到自己在学校和工作当中也遇到过这样的人。这其实很可怕,因为年轻人没有“合作”的概念,只想着怎么让对方不好过,显得自己比较厉害,其实社会当中,比起竞争,更多的还是合作双赢更重要。这里用崔秀妍做了对比,虽然有竞争关系,也并不妨碍互相帮助。其实剧情也在揭示,在现实中正义与否不重要,胜利与否不重要,强大才重要,这并不是一个弱者适合生存的世界。(题外话,权明宇长的好像最近很火的蜜蜂狗

非常律师禹英禑的短评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08-2018